我叫Abdurehim Gheni, 我与夫人及我们的三个孩子现居住于荷蘭。从2017年5月23日開始,我无法与生活在東突厥斯坦的19位亲人取得联系,更无法了解他(她)們的生死,是在監獄呢,还是在集中營?

家人合照 2005年

自2018年6月23日以来,我出没于阿姆斯特丹水壩廣場并單獨地进行請願,其目的是通过向大眾诉说受到中国政府残酷迫害的,我的19位家人的经历来告诉荷兰大众,从而使他(她)能更清楚地了解维吾尔人民正在遭受的苦难。我曾在荷蘭國會、中國住海牙领使館、法國艾菲爾鐵塔,以及聯合國日內瓦办事处大樓前进行和平示威。由于长时间沒有得到家人的任何下落, 因此,也曾給荷蘭國王、荷蘭總理和荷蘭外相发去了我的私人信件,其目的是希望他們通過外交途徑来获取我失蹤家人的信息。由于荷兰方面代我聯絡了中國驻荷兰大使館,之后,大使馆要求我提供家人的更多資料,为此,能提供的我全都给了,但岂今为止,还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从2020年8月14日起,我獨自在中國驻海牙总领馆前进行抗议示威,要求中國领事馆提供我19位親人的情况。有一次當我進入大使館的庭園后,就被荷蘭警察拘留了兩個小時。并罰了我1000歐元。当我连续不断地在中國驻荷兰大使館前进行示威后,有一天,我收到了我弟弟從中國打来的電話,他吩咐我与中國警察进行联络。後來,我又收到了弟弟的两次電話,他告訴我家人一切安好,但不允许我与除弟弟以外的任何一個家人通话。

我在中國驻海牙总领馆前进行抗议示威,要求中國领事馆提供我19位親人的情况

2020年9月24日,我收到了荷蘭外交部轉交的一封中國當局的信件,得知我的五名家人因不同罪名分別被判出了三至16年的徒刑,而且说,其它家人則正在「自由地生活」。尽管我努力地尝试与除弟弟以外的親人进行联系,但都无济于事。我弟弟也无能力来告訴我其它亲人们的真实处境。

我当然不会相信中國政府所说的,所谓 “其餘14個家人現在自由生活的說法”。如果他們真的是在自由生活的话,那為什麼中國當局不允许他們跟我通話呢?其严酷的事实告诉我们,我家人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千百万维吾尔家庭正在遭受的,残酷迫害和种族灭绝的一个缩影。也就是说,發生在我们家的事,是发生在東突厥斯坦绝大部份维吾尔家庭的,残酷的事实。

在这里,我再次問中國政府,我的19名家人到底在哪裏?

我在中國驻海牙总领馆前进行抗议示威,要求中國领事馆提供我19位親人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