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现代史上跨时代的标志性革命-巴仁乡人民起义

阿不都热依木.艾尼

不独立,毋宁死- 我的个人笔记

今天是4月5日,32 年前的今天,1990年的4月5日在中国统治下的东突厥斯坦的巴仁乡爆发了人民起义。在这一天英勇的维吾尔人向中国侵略者发出了强烈的信号,表达了他们在反殖民,追求独立和自由的道路上永远不会停止战斗的毅力。同时他们向世界发出信号表示维吾尔人还“活着“, 他们需要自由!这一天,维吾尔人在反对中国侵略者的战斗中谱写了史上最辉煌的篇章。

纵观这场革命前的形式,自从毛泽东逝世后文化大革命也肖然结束以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的政治社会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包括东突厥斯坦在内的中国各地开始释放在文革中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判刑的知识分子,宗教人士,行政干部,富豪和公众人物等,使他们回到以前的工作岗位继续工作。维吾尔人以前使用的“阿拉伯”文字也被恢复使用,在教育,文学,艺术,出版,宗教事务等方面也取得了显然的进步。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一些关于维吾尔古文学方面的优秀书籍,文章也开始重新出现。包括:Abdurehim Otkur的著作《足迹》和 《觉醒大地》,Turghun Almas 的著作《维吾尔人》,《匈奴史》,《维吾尔古代文学》,Qurban Wali编写的 《博格拉汗志》等。 这些书籍和文章大大提高了维吾尔人的历史自我认同感,同时许多城市和村庄开始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宗教学校。来自叶城县著名宗教学者之一的Abdulhekim Mehsum 建立的宗教学校培养了许多维吾尔宗教人士,这些宗教人士在当时整个维吾尔人宗教自我意识的复兴方面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同时也为即将爆发的巴仁乡革命打下了坚定的基础。这场革命的领导者,民族英雄Zeydin Yusup就是其中之一。

到了1989年11月,通过长时间的充分准备Zeydin Yusup和他的战友们一起在巴仁乡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在东突厥斯坦开展反对中国侵略政权的武装游记运动奠定了物质和精神基础。按照原计划 1990年4月22日,来自东突厥斯坦各地的武装人员准备袭击阿克陶县警察局和武装部队以获取跟多的枪械和弹药随后准备武装袭击喀什地区行政机关,并在喀什宣布”第三共和国“的成立后使这场革命扩散到整个东突厥斯坦。但组织内奸Rehim Danish Molla向当局告密后他们不得不更改原计划,行动提前17天,于4月5日在巴仁乡开始行动。

目前生活在土耳其的政治活动者Abdulhamit Uyghur当时于不少的革命参与者接触过,因此他也被中国当局判刑20年。根据他的描述,这场革命领导者,当时年满26岁的Zeydin Yusup为了解当时的局势跑遍了东突厥斯坦多个城市和乡镇,结识了很多有着共同目标的朋友并组织他们进行各种军事训练,教他们如何用简单的方法制作和使用炸弹,手雷,同时训练他们使用各种枪械和冷兵器等,为这次的起义做了充分的准备。行动开始前他们聚集了700多名志愿战士,17部各种枪械,64各自制炸弹,150多部刀,斧头以及20余匹马等军事物资。虽然使用这些薄弱装备来对抗当时拥有者世界上最强大军力的中共政府似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对于这些革命者来说,为了保护自由而付出自己的生命是理所当然的。

4月5日200多名维吾尔人做完了清晨的礼拜后带着自制的格式武器,炸弹来到乡政府门前。面对前来的政府人员他们提出了以下的五种诉求:

  1. 取消计划生育政策;
  2. 停止汉族移民政策;
  3. 返回从内地来的汉族移民;
  4. 新疆(东突厥斯坦)的资源留给自己用,不要送往内地;
  5. 取消义务劳动;

乡当局以“谈话“的方式来拖延时间把这些信息即使上报到上级政府,随后以武装军队来镇压维吾尔革命者。当时双方激战激烈,当地人使用自制的武器抵抗军队的镇压并缴获不少的武器。领导者Zeydin Yusup 准备爬到附近的水塔向开火的军队投炸弹时双腿被打伤,随后被军队扫射,壮烈牺牲。副指挥并财务主管Abdugheni Tursun接管Zeynidin Yusup的指挥并把剩余的人们带回山上继续与中国军队抵抗。在山里他们持续了7天7夜的顽强抵抗。当时的退伍军人Muhammad Tursun在这场抵抗战中击毙了许多中国军人,当局秘密派遣一名克尔克孜猎人来击杀他,这位猎人从背后开枪击毙了Muhammad Tursun。据说随后这位克尔克孜人得了精神病。

Zeydin Yusup 发起的这场革命运动使中共刽子手邓小平,江泽民,李鹏等人坐立不安。他们担心这场起义蔓延至整个东突厥斯坦用最先进的军事力量来镇压他们,来达到把草除根的目的。结果这场以1990年4月5日开始持续了7天7也的革命运动以中国当局的血腥镇压告终。曾参与此次镇压行动的前中共军队人员流亡美国后接受“自由亚洲“的采访时说到,在这次的行动中中国军队屠杀了整个巴仁乡的所有男女老少,不管他们是否参加过起义。他们挨家挨户的屠杀每一个人,甚至哺乳的母亲以及婴儿也不放过。

中国政府的血腥镇压当时受到了国际社会以及人权组织的谴责,国际特赦组织在1999年发布共92页的关于维吾尔人权报告当中阐明了中国政府血腥镇压巴仁乡人们起义的过程并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大规模人权践踏行为以及要求对维吾尔人犯下的人权罪行负责。

巴仁革命向世界展示了维吾尔人从不屈服侵略者的英勇精神并向世界告知东突厥斯坦从不属于中国的事实。这是一场展现维吾尔人渴望独立的跨时代革命,虽然这场革命以失败告终但它机激发了全球媒体的焦点,使维吾尔问题再次推向舆论热点。许多国家媒体聚焦报道了维吾尔人对于解放和追求独立的渴望。并证明了中国政府一直否认的维吾尔人在20世纪建立的两次独立共和国的历史事实。

每年的4月5日,我们海外维吾尔人以自豪的心情来纪念这场光荣的革命,我们悲痛的缅怀那些为解放和自由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烈士们,我们为像Zeydin Yusup这样的英雄而感到自豪。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东突厥斯坦人民英勇抵抗中国侵略者的这一天,以巴仁乡人民之灵相连的火热意志将永远在我们的心中燃烧。同中国侵略者顽强斗争直到争取我们的对立是我们良心的义务。